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車窗外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27日

    ◎思衣谷

     沒有車鞍的一輛共享單車

    像一具尸體躺在天橋底

    它的兄弟姐妹也像野草

    在人行道雜亂瘋長


    剛下了車

    一個不留神

    我的眼鏡

    就被那調皮的黑夜偷去玩耍了

    看!

    他在對我的鏡片呵氣

    想讓我的眼鏡布滿厚霧

    不讓我看清東西

    但我還是能

    聽到聞到嘗到和觸摸得到:好翳熱!


    獨家大廈

    深秋的風與海

    離這邊還是有一段距離

那里有旋律的雋永,文字的留香,影像的X     托邦……

    這里只有獨家的粉飾大廈,衣薄人的向往,     鍵盤間的澀字


    深宵的朗朗星月之下

    十九大里的表演者也應該休息了

    誰又會,誰又能

    如坐在十八層樓里的我一樣

    沉靜聽著

    一個作曲家在演唱自己最初demo版的作品

    還會聽到他的日本版作品

    沉靜讀著

    情緒或高或低的,又有睿智思想的詩文

    沉靜看著

    那講述一個卑微生命個體命運無常的

    或那講破天和地的一些電影


    根在深山里的青丘

    心在香江上的墨淵

    而身在孤獨又太平的大廈中的我

    又得半生深夜閑,或忙


     雕塑大白兔

    春風吹起的綠草坪上

    有一只

    一身雪白無暇的大玉兔

    托禪城祖廟的福

    兔子是從月亮上

    很輕易地就被逮捕下來的

    可它早已被改造得失去了靈性

    只是成為了一座

    供游客娛樂拍照的灰白雕塑兔


    淘氣的小孩

    會不斷踩踏它的大腳趾

    還招搖著那不知趣的剪刀手

    快門咔嚓一聲響后

    拍下的是幼稚和無知

    還有那只大腳趾上

    黏滿了四月濕潤的黃污泥


    入夜了

    它身后的嶺南天地

    托禪城祖廟的福

    也化了妝,雕塑美化得

    只剩下歌舞升平

    春風一度兩度三度來襲


    而那清朝時代的遺風呢

    只能如人去街空后的草坪上的大白兔

    它和它在漆黑中互相憐影沉默

    遺風吹拂著兔子那兩只耳朵

    一起向右搖擺

    至此就凝固成

    那一副是死蝴蝶標本模樣


    它和它眼神空洞

    它和它真真地

    早已失去了有靈性的光澤

    早已失去了有復活的春天


  • 上一篇:夜的玫瑰
  • 下一篇:在深秋,回味一些溫暖的往事

  • 三分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