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在深秋,回味一些溫暖的往事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27日

◎剛杰·索木東

夜涼如水的深秋

確實無法回答,那些

穿越黑夜而至的疑慮

比如,多久沒有看到

一只鷹劃過天空的遼遠?

比如,夜涼如水的深秋

究竟什么才能算做收成?

在漫長的歲月盡頭

當我們學會,平靜地

送別自己的親人

似乎,就已經無懼

所有的嚴冬

那么多的蕭索,充盈著

溫潤的人世,那么多的人

沉淪于翻云覆雨的暗夜

誰又在渴望,能被

一縷晨曦喚醒?!

那么多的憂慮又來自哪里?

——沉疴難愈的脖頸

既無法舒適地仰望星空

更不能,坦然地

俯首大地


在深秋,回味一些溫暖的往事

需要挪動所有和秋天有關的句子

才能努力湊齊,豐收的記憶

原野上的矢車菊早已枯萎了

北方的天空,越來越高

必須再加一件衣衫

才敢邁出這扇敞開的大門

如果繼續向往風雪凄迷

還得往甘南的深處行走

——母親說,煤炭稍微不夠

又囤了一些。她離開的時候

已經泥好了過冬的火爐

所有的土地都繼續荒蕪著

我也已經很久沒有夢到您了

拆除多年的老木屋,就成了

夜半失眠的唯一緣由

突然斷電的黎明空空蕩蕩

摸黑煮好的奶茶冒著熱氣

我知道冬天已經不太遠了

尚能坐在,背陰的屋內

認認真真地,回味

一些溫暖的往事


隴南一帶的柿子紅了

隴南一帶的柿子紅了

路邊的秋天,收藏著枯萎

這些亮在白晝的燈籠

沾滿了灰塵,宛若

五谷豐登的謊言

一條通向遠方的道路

在頭頂的虛空綿延

一段通往歲月深處的憂傷

讓我提前看到了

風雪凄迷的冬天


靜寧,兩個紅臉蛋的蘋果

——致詩人陳寶全

如果能把靜寧分開

靜,是個紅臉蛋的女子

寧,就是個紅臉蛋的蘋果

合在一起,則是一條條

有筋有骨的山脈,則是

一個個又犟又倔的男人

他們抽著煙卷,喝酒

偶爾寫詩,硬撅撅的

像一塊干透了的土塊

他們蹲在地頭,守著

紅臉蛋的靜寧,就是

守著紅臉蛋的回憶

他們的眼神溫柔下來

山坳里,就會有

炊煙升起

雪域的童年,并沒有

紅臉蛋的蘋果在成長

我只能站在,不惑之年

給你的靜寧,寫下

一些美好的句子——

“臉紅的時候,心就是甜的

誰還在果園,等著你?”


晨間,想起村莊

“據一位大德推斷,自生經文的石崖下

應該有過一座古老的寺院。”

那年夏天,您從老家打來的電話

已經成為回憶。大風吹過的時候

山頂的堡子還保持著占領者的警惕

我的村莊,深藏所有的蛛絲馬跡

而今,遠離故土時日太久

不惑之年,只能用過多的足痕

敷衍空空如也的大地

戊戌年,小雪日,天寒,無風

有人拿一雙筷子撥弄著七情六欲

出門的時候,突然想起

您曾經說過——

“真正咬人的狗,都不會叫。”


  • 上一篇:車窗外
  • 下一篇:

  • 三分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