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27日

◎南蠻

我的父親老了

他年輕時為莊稼與禾苗

澆了幾萬桶水

那些水并沒有消失

它們變成了地下水

變成了山之泉

江之源

河之波

云中雨

海之浪

我的父親老了

他年輕時澆的水

依然鮮活


母親

我的母親

端著一碗水

在老屋里進進出出

我的母親不懂得儒家文化

也不懂得物理學

但我的母親懂得

把一碗水端平


李白從來不微笑

李白從來不微笑

李白只狂笑

李白的狂笑

是唐朝的搖滾

唐朝

在李白的搖滾里

狂歡

豪飲

然后醉倒

我渴望李白的狂笑

我渴望唐朝的搖滾

啊 我的祖國

我二十一世紀的祖國

你什么都不缺

唯獨缺李白


孔子

太陽為孔子端來一盆洗臉水

孔子把它

獻給他的人民

不 那不是一盆洗臉水

那是一盆清瀅可飲的甘泉

孔子把它

獻給他的人民

沒有任何一種思想

能超越儒家思想

就像沒有任何一種飲料

能超越水


  • 上一篇:在深秋,回味一些溫暖的往事
  • 下一篇:另一種風雅

  • 三分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