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背負使命 眺望文學期刊的未來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28日

2019年《貢嘎山》期刊交流會引發的思考

交流討論現場。

藍曉梅發言中。

桑吉洛布發言中。

耶杰·次仁措姆發言中。

認真記錄談論內容。

        ◎本網記者 蘭色拉姆 文/圖

        隨著網絡技術迅速發展,閱讀方式日益新穎,我國期刊雜志出版業發生了極大改變,作為承載文學藝術的平臺,文學期刊和多數期刊一樣,均未能避免時代浪潮的沖擊。據龍源期刊網統計,在全國9000多家期刊中,文學期刊僅占10%,其中生存狀態較好的不到100家,發行量近10萬的更是少數。

       基于以上現狀,如何準確把脈時代節奏,讓文學期刊迸發出的活力成為當前重要課題之一。6月15日,《貢嘎山》期刊交流暨2019年藏漢文作家培會在康定召開,來自甘南、迪慶、玉樹、成都等地期刊代表或負責人進行深入交流,一段有關文學期刊的探索之行就此開啟。

       文學期刊面對的“困境”

       “振臂一呼,應者云集”——這是上世紀80年代文學期刊的真實寫照。當時,普通文學期刊發行量有四五十萬份,知名文學刊物的讀者更是數以百萬計。然而,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文學期刊逐漸從聚光燈下淡出,許多著名文學期刊陸續宣布停刊。

      據了解,我國文學期刊的生存和發展趨勢與其時代背景有著密切的關聯。龍源期刊網指出,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目標確立后,我國社會開始逐步進入體制轉軌和社會轉型期,在這過程中,國家對各類期刊的財政撥款不斷減少,文學期刊開始向市場求生存。然而,由于人們生活節奏加快,傳統文學期刊的讀者群不斷分流,期刊發行量一度菱縮。

      在三十多年的辦刊歷程中,《當代文壇》曾多次入選多個國家權威學術評價體系。不過,受大環境影響,《當代文壇》也受到了時代浪潮的沖擊,該期刊主編楊青表示,在2019年,《當代文壇》反而走到了狹窄地、尷尬運行期,這其中經費問題尤為突出。加上《當代文壇》不承擔普及任務,內容主要面向全國頂級學術界,導致期刊在“接地氣”和大范圍推廣方面受限。

      《四川黨的建設》雜志同時擁有《四川黨的建設》藏文版、中國最美期刊《多彩哈達》兩本藏文刊物,以及塔拉翻譯平臺、藏文期刊數字閱讀平臺、藏區新聞平臺三大新媒體平臺,《藏地陽光》全媒體中心可謂“裝備”齊全。對于當下文學期刊的生存現狀,該中心技術部總監桑吉洛布十分關注文學期刊的傳播方式。

       桑吉洛布認為,由于文學期刊視覺表現形式只有傳統文本格式和外觀特性,展現方式顯得單一;同時,文學期刊能容納的信息量有限,信息傳播者和信息接受者較為固化;加上文學期刊信息的制造者、傳播渠道、受眾之間的傳統界限劃分明確,導致了文學期刊傳播方式的落伍。

       此外,文學期刊專業編輯人員稀少,人才培養周期長,讀者群體流失 ,新生讀者群體少,發行成本高,快遞印刷成本高等問題,再度制約文學期刊的傳播,造成文學期刊不能及時為讀者提供豐富的信息。

       記者在《學術論壇》雜志上了解到,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文學期刊在文學傳播效力上就受到了多種挑戰,網絡文學是挑戰之一。網絡文學為文學傳播提供了新途徑,更為廣大寫作者和作品提供了一展身手的空間,這直接動搖了文學期刊的“霸主”地位。據統計分析,2013年至2017年,我國網文市場復合增長率達43%。2017年,網文市場規模繼續維系高增長,市場規模達63億,預計2020年,網文市場規模將達134億。

     《四川文學》副主編楊獻平認為,文學期刊和網絡文學都是文學傳播的載體,從數量上看,網絡文學占有優勢,但從藝術性與整體質量來講,文學期刊占比更大。因此,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文學期刊都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文學期刊要擔負起聚集文學創作隊伍的旗幟作用,要以真正優秀的作品重新走進民眾的生活中,發揮并擴大文學的影響力。

       文學期刊的“守”與“變”

       交流繼續進行,文學期刊承擔的角色成了人們的關注點。如楊獻平所言,文學期刊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那么,處在不同時代,文學期刊以何種角色保證自身的優勢?各期刊代表或負責人展開討論。

      《中華讀書報》曾指出,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前媒體時代,文學期刊事實上充當了媒體的角色,而在媒體高度發達的今天,文學期刊在某種意義上算是回歸正常的位置。湖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研究認為,文學期刊屬于印刷傳播媒介之列,從“五四”時期開始,就一直成為傳播文學信息,促進社會文明發展的重要媒介。

       楊獻平認為,白話文之后所有的作家都得益于文學期刊,尤其是現在仍舊活躍在中國文學界的作家詩人們。以往,文學期刊的功能是多向的,既承擔了文獻、資料的功能,又參與到了整個社會文化和文明建設中;它既為全民提供優質文學作品和藝術享受的功能性屬性,又是正確審美趣味和道德價值取向的標桿。

       迪慶州《香格里拉》雜志社主編耶杰·茨仁措姆就《香格里拉》如何尋找時代定位的過程和經歷進行介紹。《香格里拉》創辦于1982年,先后與北京顧問與傳媒有限公司、廣州新周刊等合作,將自身定位為呈現生活方式的平臺。

      到了2016年,因科學技術發展快速,文化生活日益多元化,《香格里拉》通過刊登小說、散文、詩歌和文學評論,以培養本土作家為主,將自身定位為綜合文藝類季刊。再后來,《香格里拉》又調整刊物版式、裝幀設計、內容結構等,借助新媒體,加大與全國作家的接觸,構建多樣化作者群。同時,《香格里拉》還與西藏民族大學文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院、云南民族大學文學院簽訂階段性合作,采取命題約稿方式推出本地作品。至此,《香格里拉》算是以多元特色找到了時代契合點。

      甘南州作協主席、《格桑花》雜志主編扎西才表示,甘南州主要刊物為《達賽爾》和《格桑花》,《達賽爾》為公開發行的省刊,《格桑花》為內刊,要想讓兩大刊物承擔好時代角色,首先要堅定“兩條腿”走路的理念,即紙刊和自媒體共同發展。當下,甘南州擁有“甘南作家”“格桑花文藝”和“甘南文學”三大微信公眾號,為讓自媒體力量進一步發力,實現人才最優和質量最佳化,甘南州打算將三大微信公眾號合為一體。扎西才讓希望繼續加強文學期刊之間的交流,讓大家在碰撞交流同時受到啟發,更好為文學凝聚力和精神推動力做出貢獻。

      作為《貢嘎山》的“粉絲”參加此次交流,玉樹州作協主席秋加才讓覺得意義重大。通過此次期刊交流,秋加才讓認為玉樹要辦好期刊,首先要找準時代定位,為此,玉樹打算開展類似期刊交流活動,在借鑒學習其它期刊優秀做法同時更好認識自身。

      《貢嘎山》雜志的思考

      作為此次交流的“東道主”,《貢嘎山》雜志可謂獲益匪淺。尤其各文學期刊對自身定位、面臨挑戰的探討,為《貢嘎山》回顧過去、審視當下、放眼未來打開了一片新天地。

      從1980年創刊之初的藏文半年刊、漢文季刊,到現在的藏、漢文版均為全彩印五個印張,公開出版發行雙月刊,《貢嘎山》的發展實屬不易。資金有限、人才缺乏、更新緩慢……在不同時代中,《貢嘎山》遇到過無數挑戰,但它從未放棄,通過培養新人、爭取政府部門支持、賣刊號、找合作伙伴等方式,《貢嘎山》不僅完成一次次絕處逢生,甚至與《甘孜日報》副刊“并肩作戰”,培養了一大波文學人才,今天仍活躍在文壇的作家中,不少都是從《貢嘎山》起步。

      每一次進步,都是《貢嘎山》把脈時代節奏的縮影。2011年,經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批準,《貢嘎山》雜志漢文版由原來的純文學刊物改版為文化綜合類刊物;2015年,海螺溝筆會為《貢嘎山》藏漢文創作均衡發展打下基礎; 2016年,《貢嘎山》藏文刊物辦成季刊;2017年,《貢嘎山》藏文刊物辦成了全彩印雙月刊;2018年,《貢嘎山》走進校園,在師生中形成一定影響力;2019年,《貢嘎山》藏漢文版已分別發行100期、200期。

     《貢嘎山》主編列美平措認為,從過去到現在,《貢嘎山》都是推進文學、培養人才的平臺。今后,《貢嘎山》將繼續堅守辦刊宗旨,全力培養新時代的文學創作隊伍,立足自身特色,綻放時代魅力。藏文主編扎西希望,現有創作成員能堅持寫作,并進一步夯實寫作基礎,以內容為王,創作出特色文學。

       漢文散文編輯雍措談到,《貢嘎山》散文板塊將在堅持原有做法同時,通過雜志平臺,加大對新作者的挖掘和培養,有意識有針對性的組織稿件,突破原有散文題材的局限性,讓散文欄目更大程度上升到精品化和質量化,將《貢嘎山》雜志放在時代風向化發趨勢中。

       漢文詩歌編輯洛迦·白瑪表示,對新人的挖掘力度和培養力度萬不能減少,且要讓兩大力度緊跟時代特色,實現最優效率。同時要與網絡化接軌,讓《貢嘎山》在網絡傳播平臺和語境中占有一席之地。漢文小說編輯尹向東認為,《貢嘎山》要繼續以培養本土作家,推出本土作家為主要任務,并采取本土作家與內地優秀作家共同發表的方式,做好紙質與網絡的合作。

       2015年,古絨郎加從巴塘縣來到《貢嘎山》雜志社,至此,《貢嘎山》有了第一位藏文編輯。四年多的工作經歷讓古絨郎加明白,加強藏地刊物之間的互動交流必不可少,他希望《貢嘎山》積極參與藏地刊物交流,并繼續辦好刊物進校園活動。藏文詩歌編輯則瑪擁措表示,提升編輯業務能力,加強編輯與作者的交流將是下步工作重點。

      交流結束,大家對文學期刊的思考和憧憬還在繼續。楊獻平補充道:“科技的發展,無非是‘工具性的方法論’,人的精神和靈魂在任何時候都需要藝術的滋養與照耀,這也是人類的一種恒定宿命。盡管當前文學期刊仍面臨挑戰,但當我們困于各種便捷與信息過載時,文學和文學期刊載荷的異于其他信息的‘能量’和‘光澤’,應當是我們內心最為安妥的安慰與滌蕩!”



  • 上一篇:州文化館舉辦非遺項目保護成果專題展之格薩爾文化展
  • 下一篇:沒有了

  • 三分赛车开奖记录